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家事审判促和谐 暖心调解挽亲情
——记我的一次赡养案件调解经历
作者:范沙燕  发布时间:2018-11-28 17:15:01 打印 字号: | |
  定纷止争,化解社会矛盾,这是人民法院最基本的职责。作为一名法院助理来说,协助法官处理各种各样的纠纷已经成了家常便饭。2018年7月30日,进入会理县人民法院工作近半年时间的我,在接触了各种纠纷之后迎来了又一个看似普通的家事案件。这个案件的成功处理,让我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与理解。

  第一次接待原告老人,老人家满头的银发,微微佝偻的身体,似乎因为腿脚不好的原因走起路来有些蹒跚,一双小小的眼睛却是异常明亮。我心中暗想:这应该是一个十分要强的老人。在接待老人前,我也粗略了解过老人的基本情况,家中三个儿子均已成家立业,分家时老人的老伴儿随二儿子生活,如今已经去世多年,而老人则是带着自己的房屋以及田地随小儿子生活。但是分家后的生活似乎并不如意,老人也不断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给小儿子周良(化名)“找麻烦”,她写过举报信、报过派出所、找了村组干部调解,最终更是一纸诉状将三个儿子齐齐告上法庭。看到老人提供的起诉材料,我有些愤懑,能让一个七旬老人费尽心力求取赡养费的儿子,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虽然分家时就明确说过小儿子周良(化名)赡养老人,但是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老人的三个儿子均应成为赡养义务人,自然都成了被告。通知老人的三个儿子领取送达材料时,我不禁暗中观察了这个最先来领取材料的男子——周良(化名),个头不高,黝黑的皮肤外加干瘦的身材,典型的农村汉子一枚,却又有种说不出的拘谨和害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不可貌相,知人知面不知心吗?我在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而后续的送达过程中,我的疑心似乎不仅仅是第六感,另外两个儿子对老人的评价似乎都打上了“胡搅蛮缠”的标签。事实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转眼到了开庭的日子,我早早进入审判庭,等待老人及老人三个儿子的到来。由于庭前送达过程中与三被告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庭审时老人的三个儿子均未缺席。这是我半年庭审记录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赡养纠纷案,过程有些让人不知所措。颜姓老人的哭泣声充斥着整个审判庭,而她的眼泪好似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掉进了我的心里。她有些无助的指责着周良(化名)及其妻子的种种“恶行”,大多都是陈年旧事,我不禁感叹,一位七旬老人竟是将儿子十七、八年以来的“恶行”记得清清楚楚,记性真好啊!

  虽然我是初入职场的小白,可也多少听出些不对劲来。而作为办案经验丰富又心思玲珑的法官吴姐来说,早已心中有数。一个一针见血的问题便将整个案件的事实查清。原来,早在去年八月,颜姓老人所在的村组干部已经解决过她与儿子之间的赡养纠纷,而周良(化名)实际上也已经履行了相应的赡养义务,该给老人的米、肉、油、钱也都按时按量的给了。去年下半年仅几个月的时间,老人便已住院多次,扣除新农合报销费用以后,周良(化名)实际为老人支付的医疗费用已五千多元。对于周良(化名)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家中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初中,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而周良(化名)赚钱的方式也不过是四处打零工。这时我忽然想起周良(化名)答辩状中的内容:“对于母亲生育我、养育我,并帮助我成家立业的深恩,我永远都会铭记在心。我愿意对母亲履行为人子女应尽的赡养、扶助义务。事实上,我也尽我所能赡养母亲,可母亲的起诉却没有忠于客观事实。”老人要求履行的赡养义务周良(化名)也一直在履行,可老人为何还要向法院起诉?

  庭审过程中,老人总说:“我住院,他把我送进医院交完钱就走了”、“他把米、肉这些东西给我以后,也不愿多待就走了”、“他……就走了”。老人多次提及儿子的离开,其实是因为太孤独、太寂寞了,几个儿子眼中的“胡搅蛮缠”、不遗余力的东奔西走“讨公道”,也不过是为了得到儿子的关心和关注罢了。她就像一个小孩子,为了得到重视和关注,往往会做出各种各样过激的行为、反常的举动,不论对错,只要你的眼神能够在她身上驻足就好。

  找准症结后,吴姐在法律认可的范围内对本案进行了调解,同时对老人的几个儿子进行了批评教育,希望他们可以抽出时间多多关心老人的生活,另一方面开导老人,希望她也可以理解孩子们的苦衷,毕竟生活不易,儿子们也有家庭重担在肩。就这样,原本生疏冷淡了十多年的母子也因捅破了这层窗户纸而变得亲密起来,心与心的距离也就更近了一步。都说法律冰冷无情,可我却看到了一个法官审理案件时的细腻心思、万般柔情,他们的脸上常带微笑,他们总是在法理与情理之间寻求平衡,用自己的热忱和温情温暖着每一个当事人,让原本冰冷的母子关系再度升温。
责任编辑: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