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官风采 > 办案札记
男方不知情,女方却生下双方的小孩,男方有抚养义务吗?
作者:赵露  发布时间:2018-11-28 17:06:11 打印 字号: | |
  “什么?张桂枝起诉我抚养孩子,这个孩子不可能是我的,我坚决不同意给抚养费。”接到法院传票的李大华激动的喊起来。

  法官一听,心里满是疑问。女方起诉男方要求给付抚养费,难道还会搞错孩子的生父吗?但打官司讲究的是真凭实据,于是法官赶忙安抚了李大华的情绪,耐心听他讲述完才知道他为何这样说。

  原来啊,李大华跟起诉他的张桂枝还有亲戚关系,自前几年张桂枝跟前夫离婚后就一个人生活。李大华呢,前妻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去世了,他一个人拉扯一个孩子,现在孩子上了高中。两人商量相互作个伴,随后李大华到邻县接回了张桂枝,两人象征性的摆了酒席,接着就在一起生活了。

  但好景不长,双方就因为家庭琐事产生了矛盾,二人甚至大打出手,将家里的电器生活用品打了个稀巴烂。随后张桂枝就收拾铺盖卷回了邻县的娘家。

  可是时隔一个多月,李大华竟然接到了张桂枝打来的电话,告知已有身孕。李大华心中疑云重重,讲到这里,他说:“这张桂枝前面有过两次婚姻,且时间也不短,都没有孩子,我们两个人当初走到一起,我也是考虑到她不能生育。况且她到我家生活了半年也没怀孕,怎么一离开家反而还怀孕了呢,我不相信这个孩子是我的。”

  听到这里,法官知道,这个案件无法轻易达成调解了。于是对李大华说“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你要是对孩子跟你的血缘有疑虑,可以提出书面申请,要求鉴定。”

  “好,我申请鉴定,孩子若不是我的我也不能帮别人养孩子,要是孩子真的是我的,那我也不能丢开不管。”李大华梗着脖子大声回答。

  张桂枝听说李大华要求鉴定,她也同意。于是双方很快约好到法院协商选择鉴定机构。

  张桂枝:“我选成都的这家鉴定机构,我有亲戚在那边,到时我带孩子过去方便住宿,亲戚还能帮忙照看小孩。”

  李大华:“我不同意,我要求选云南的这家鉴定机构,现正值农忙,选云南路途近,耽搁时间少。”

  双方争执不下,法官从中协调,给李大华做思想工作:“李大华,孩子还小,张桂枝一个人带着出远门确实不方便,其实无论云南还是成都,花的时间也都得2-3天,若你们今天无法达成一致意见,那么只能另外安排时间,采取摇号的方式随机选择一家机构。”

  李大华想了一会,闷声说:“好吧,法官说的也占理,就选择成都这家吧,不过我最近正忙着收烤烟,我家的情况你们是知道的,我现在实在走不开,请你们和鉴定机构说一下,去鉴定的时间定在十月份。”

  张桂枝:“要等十月份时间太长了。”

  法官沉思片刻,对张桂枝说:“张桂枝,李大华说的也是实际情况,你也要考虑,如果耽误了他收烤烟,即使鉴定结果出来,他也不一定有钱支付抚养费,等一等他,如果鉴定出来孩子是他的,抚养费不会少你一分钱。”

  张桂枝点点头同意了。

  两个月后,法官终于收到鉴定结果,心想结论出来这个案件应该很快就能结案了。

  “李大华,鉴定结果出来了,你明天到法院来领取鉴定结果,我们组织你们双方进行调解。”

  李大华心急的问:“法官,结果是什么?”

  “鉴定结果显示孩子是你的”。

  第二天,双方到庭后,李大华却再次坚持说不愿付抚养费。

  法官严厉的说:“李大华,你说孩子不是你的,你不愿意抚养,可现在鉴定结果摆在你面前,这个孩子和你就是父子关系, 你为什么说你不付抚养费?”

  李大华满心委屈:“我和张桂枝有亲戚关系,这个孩子生下来风险本来就不可预料,她却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小孩生下来,她这是侵犯我的权利,她应该自己承担后果,再说,我还在供养一个上高中的孩子,经济上也不宽裕。”

  “法官,我怀孕的时候问过医生,医生说我们这个是第四代旁系血亲,可以生小孩的。”张桂枝急忙插嘴说道。

  “那你明知自己没有抚养能力,为什么还偏要生下这个孩子?况且现在孩子带着病,你这是让孩子也受罪!”

  “我这个年龄才怀孕不容易,你说我侵犯你的权利,那你不要我生下孩子你就没有侵犯我当母亲的权利吗?”

  双方都觉得委屈,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于是法官单独将李大华叫到了另一间调解室。

  “李大华,你说张桂枝应该自己承担后果,那么你呢,当初是你亲自将张桂枝接回你家里生活,现在小孩出生了,也鉴定了,他就是你亲生儿子,你难道就不用承担后果吗?”

  “法官,其实知道结果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跑不脱了,可是我就是想不通,她生这个孩子我又没同意,我觉得她就是侵犯了我的什么权利。”

  “你是想说她侵犯了你的生育权吧?”

  “对对对,就是生育权。”

  “李大华,我们国家的妇女权益保障法明确规定了,妇女有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生育子女的权利,也有不生育的自由。孩子一旦在她的子宫里,她既可以选择生育也可以选择不生育。无论你是否同意,现在孩子出生已经是既定事实,你就有抚养义务。”

  “可是我们没有扯结婚证。”李大华还在试图辩解。

  “婚姻法二十一条规定了,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第二十五条也规定了,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你们确实没有领证,但你是孩子父亲这个事实你现在不能否认吧?。”

  “那法官你把孩子判给我,我就是卖血我也把他供养长大,绝对不让他饿着冷着。”

  法官皱眉,厉声说:“李大华,卖血可是违法行为。”停了一下,法官接着说:“现在孩子才几个月大,尚在哺乳期,按照我们国家法律规定,2岁以前孩子一般随母亲生活。刚才跟你说了那么多法律知识,你也明知结果会是什么样,既然你还是坚持己见,那么我现在将开庭传票送达给你,到时法庭上见。”

  法官站起身走出调解室,想了想还是再次回头问:“李大华,你再继续纠结于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拒绝付抚养费,你就不担心你儿子长大了怨你吗?”

  李大华沉思片刻,终于抬起头说:“法官,抚养费我愿意出,你说得对,我也应该承担后果,孩子毕竟是无辜的,我愿意供养他。”

  最终,双方经过协商,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考虑到李大华还有一个孩子要抚养,张桂枝也同意李大华暂时少支付一些抚养费,李大华也表示除了孩子的生活费,还愿意承担起孩子今后的医疗费、教育费,今后也会经常探望小孩。

  注:真实案例改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冯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