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学实务 > 调研成果
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
作者:王思皓  发布时间:2016-10-26 10:48:16 打印 字号: | |
  摘要:毒品犯罪给我国社会治安带来了严重的破坏,与我国和谐社会的发展观念不符,必须及时遏止。本文将根据中国毒品现状问题展开对毒品预防教育的探讨,展开对我国禁毒立法历程发展的研究,并提出提高禁毒预防教育能力、加强禁毒执法、完善禁毒司法是实现惩治毒品犯罪的重要保障,并由此指出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且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关键词:毒品 毒品预防 毒品教育 禁毒立法 法制化进程

  毒品问题是一个世界性的浪潮,各国都深受毒品的危害。我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就深受毒品的危害,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展开大规模的禁毒禁烟运动,1949到1979年,我国实现了30年“无毒国”的奇迹。改革开放使我国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但世界毒品浪潮也开始涌入我国。

  一、什么是毒品

  广义上的毒品分为软毒品和硬毒品。"软毒品"的毒性小,但长期服食“软性毒品”的人会出现活动过度、心悸、脑萎缩等症状,对体质差,特别是心脏、肾功能低下者,有致命作用,有大麻、摇头丸、冰毒片剂等。[1] “硬毒品”的毒性大,吸食后给人造成幻想,有快感,吸食过多后,生理和心理都会上瘾,不仅造成人身体伤害,还造成人的心理伤害,主要有海络因、可卡因等。

  毒品也可分为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2]传统毒品指鸦片、吗啡、海洛因、大麻、可卡因等,取材于罂粟、古柯等草本植物;新型毒品指的是人工合成的冰毒、摇头丸、K粉、咖啡因等。

  为什么酒精,烟草不是毒品呢?吸烟、喝酒不也一样会上瘾吗?它们同毒品一样有害而无利,况且吸烟、喝酒不会对社会造成很大影响,伤害的只是自己的健康。因此,酒精、烟草不是毒品。

  二、中国毒品问题

  我国现在经济快速发展,各种矛盾凸显出来,各种社会问题也不断出现,毒品犯罪问题不仅是长期困扰我国的问题,更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梁宏峰在《我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达百万 吸毒致死2.5万人》中指出:2002年,我国内地累计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已达到100万人,同比上升了11%;涉毒县(市、区)已经发展到2148个,比2001年增加了97个。[3]卢冠琼在《中国政府首次对外发布毒品形势报告:过半吸毒人员为青少年》中指出,截至2014年底,全国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295.5万名,其中过半数为青少年。[4]我们不难看出,我国吸毒人员12年间竟增加了上百万人,其中青少年更容易沾染毒品,且人数增长速度让人难以相信。原因则在于青少年涉世不深,对毒品有好奇心,追求一时的刺激,极易被犯罪分子所利用,极易沦为毒品的牺牲者,因此我们要加强对青少年的毒品宣传教育,提高他们的毒品预防意识。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其中毒品这个暴力行业也随着经济的发展而不断滋生出新的问题;又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很多犯罪分子通过网络进行毒品交易活动。毒品犯罪问题越来越复杂,毒品叛卖渠道更是数不胜数,毒品犯罪从零散型向网络型发展,这也为我国打击毒品犯罪增加了难度。禁毒部门要抓好对毒品犯罪问题的严防、严打、严堵、严治和严戒等工作。为维护社会稳定与安全,我国要加强毒品预防教育宣传,提高人民的毒品预防意识和禁毒法制观念,发动人民群众从自身做起,共同抵制毒品。几年来,未成年人吸毒叛毒的人数在逐年增加,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毒品易沾难戒,害人又害己。因此,必须加强对毒品教育的宣传力度,推进我国“无毒国”的到来。

  三、我国禁毒立法的历史沿革

  国际社会也非常重视毒品犯罪问题,根据社会发展现状,不断出台禁毒公约,要求 各缔约国遵守公约内容,引导各国人民不要误入歧途,走上吸毒贩毒的道路,毒品是社会的毒瘤,一旦染上,很可能让你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毒品问题一日不除,社会就不可能得到永久的安宁与稳定。我国正处于社会发展的转型期,经济持续发展,各种社会问题都不断涌现,毒品问题更是一个长期的问题,随着社会的发展,毒品问题在不断泛滥,必须加强对毒品教育的宣传,并推进毒品教育工作体系的法制化进程,让人们知法、懂法、守法。

  我国自鸦片战争以来就饱受毒品的危害,我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向鸦片宣战的国家。不难看出,鸦片不仅伤害自己的身心健康,更关系到民族安危和国家存亡。

  我国政府非常重视禁毒立法工作,新中国成立以后,我国在不同时期制定了不同的禁毒法,接下来就主要来讲述新中国成立后我国主要的禁毒法规。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我国颁布了《关于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在全国开展大规模的禁毒禁烟活动,这是我国对毒品教育预防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迈开的第一步。此后,我国历时3年用时最少,开创了世界上的“无毒国”的奇迹。我国“无毒国”的奇迹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时期。

  然而,1979年我国推行“改革开放”政策,打开我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使我国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各种文化交流不断,但国际毒品浪潮也在向我国袭来。开创了30年“无毒国”的奇迹被打破,毒犯罪问题又一次冲击着我国,此后毒品问题便一直困扰着我国。我国禁毒立法工作还需继续完善,我国对毒品预防教育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979年《刑法》对毒品犯罪有了明确的定罪量刑。此时,我国立法机关还没有看到毒品犯罪问题的严重性,所以79年《刑法》对毒品犯罪的量刑一般较轻。但79年《刑法》使我国的毒品预防教育体系逐步完善,毒品预防教育的法制化进程进一步深化。

  随着社会的发展,各种新型毒品不断涌入社会,加剧社会矛盾,因此199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在毒品种类中,增加了甲基苯丙胺(即“冰”毒),并完善了《79刑法》中对毒品犯罪的不足以及新增加了几类毒品犯罪立法。97《刑法》严惩毒品犯罪,是我国禁毒斗争的需要,是我国毒品预防教育体系法制化的自我发展和自我完善。

  通过在1979年到1998年近20年对禁毒工作的探索,我国禁毒立法逐渐完善,进而体系化。在我国政府的严打下,毒品犯罪问题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人民对毒品也得到了更多的了解。我国对毒品预防教育预防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也取得了进一步成功。

  经济发展,社会转型,为应对不断加剧的毒品犯罪问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多次修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坚持依法禁毒,完善禁毒立法。丘志馨在《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6年第01期说:我国禁毒立法工作形成了以刑事法律为主,以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为辅的禁毒法律体系。[5]毒品浪潮来势汹汹,不做好预防教育工作,我国深受其害。所以我国禁毒立法的工作还需要继续完善,对毒品教育预防体系法制化的路径及探索的路还很漫长。王凌:为完善我国禁毒立法工作,我国于1985年加入《国际禁毒公约》,遵守公约内容,加强同各国进行禁毒合作交流,积极打击我国毒品犯罪活动;1990年参加《联合国大会禁毒会议》,会议讨论通过规定每年的6月21日为国际禁毒日。[6]唐德龙《禁毒法》中: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07年12月,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为我国在社会主义新形式下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7]开展禁毒教育预防工作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经过长时期对毒品预防的探索,我过对毒品立法已取得了一定进展,对社会的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也逐步向法制化进程迈步。林雯晶、赵舒文: 2016年1月25日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并于2016年4月11日起施行。其中明确规定:容留未成年人吸毒将直接入罪。由此可见,我国高度重视未成年人涉毒犯罪问题。[8]推进我国法制化进程,构建和谐社会,维护社会长久稳定和持续发展,我国必须加强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严打毒品犯罪问题。我们现在正处于转型期,社会主义法治建设道路还没有完成,还正处于社会发展的转型期,因此我国的禁毒工作还需要继续完善。禁毒部门要严格执法,加强禁毒执法,司法部门要加强禁毒司法,不断推进我国的毒品教育预防体系工作的法制化进程。

  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

  我国幅员辽阔,人多地广,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功的,对此,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可分为在学校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在家庭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和在社区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等,其中可以加强对边远地区人民的毒品预防教育工作,进行毒品预防宣传教育不仅仅是国家的事,也是社会和我们每个公民的事。

  我国政府加强禁毒立法工作,就是为了要提高人民的毒品预防意识,减少毒品犯罪。怎样才能让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呢?

  首先,学生是祖国的花朵,青少年自我保护意识较差,好奇心强,涉世经验不足,极易被毒贩所利用也极易走上吸毒的道路,沦为毒品的牺牲品。所以,我们的首要工作是要加强在学校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特别是要注重对未成年学生的毒品宣传教育工作,增进他们对毒品知识的了解。近年来,我国毒品犯罪活动呈现低领化,未成年人涉毒犯罪人数不断增加,因此,学校毒品预防教育是重中之重。学校可以带领学生学习《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开展“毒品预防知识竞赛”和毒品法治宣传教育,播放毒品预防宣传教育片等,让学生知道什么是毒品、毒品的种类和毒品的危害有多大等等,也可在校纪校规中明确规定禁止吸食毒品等规定,否则将给予处分,以此推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的法制化进程。

  然而,在我国偏远的农村地区,教学资源落后,教学环境较差,老师短缺,通讯落后,导致这些学生对毒品的认识较少甚至一点也不了解。很可能自己的父母就是从事毒品犯罪工作的,也很可能在年幼的时候就成为叛卖毒品的工具。因此,要推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法制化进程还要完善地区禁毒立法,发达地区可以每月组织志愿者带法下乡,宣传禁毒立法,宣传禁毒教育,提高边远地区孩子的毒品意识;也可鼓励毕业大学生到偏远地区支教,给当地学生宣传毒品预防教育,提高他们的毒品预防意识。以此推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法制化进程。不仅如此,由于偏远农村经济落后,交通不便,很多孩子的父母以叛卖毒品为生,他们的子女从出生开始就开始接触毒品,并不认识其危害性。可见,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进程面临很多的挑战。

  其次,我们要加强在家庭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俗话说得好“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血缘是很奇妙的东西,孩子的一举一动,父母都要仔细观察,发现孩子有违法犯罪的行为要及时制止,不要让孩子为所欲为。毒品问题更是个严重的问题,因此作为父母要定期向孩子宣传毒品预防教育,提高孩子的毒品预防意识,创建“无毒家庭”。因此,加强在家庭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可以推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进一步向法制化进程迈进。

  然而,家庭毒品预防教育存在一个漏洞是,如果该孩子的父母就是吸食毒品或叛卖毒品之人,那么家庭预防不仅起不到宣传教育的作用,未成年的孩子还可能成为父母用来叛卖毒品的工具。因此,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进程不是一蹴而成的。

  最后,我们要加强在社区展开毒品预防教育工作。环境是影响人的第一大因素。我们的村民委员会和居民委员会要不定时的展开毒品宣传教育,还可开展禁毒活动,带领人民积极参加,调高他们的毒品预防意识,积极创建“无毒社区”。设立“奖惩制度”,鼓励人民群众积极举报走私、叛卖、制造等等毒品的行为,并于举报者一定的保护和奖励。

  而,我国现在腐败现象盛行,社区委员会主任为了一己之私,很可能被毒叛所收买,到时可能不仅没起到毒品预防宣传教育,反而促进了毒品的暴利活动。因此,要想推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的法制化进程,还可出台奖励制度,鼓励人们积极举报毒品犯罪活动,并给予举报之人一定的经济奖励。

  要促进我国毒品教育工作体系的法制化进程,离不开党和国家的禁毒立法,也离不开社会大众的监督,也离不开学校、家庭、社区和各大媒体的宣传教育,更离开个人的以身作则。国家立法机关制定禁毒立法,各级政府、自治州、自治县根据自己地区的毒品犯罪现象在制定县级禁毒立法体系,并可以定期开展毒品预防宣传教育。社会各大媒体可曝光吸毒人员,并通过各社交网站传递毒品危害的内容,还可反复转载《禁毒法》中的内容,让公众了解《禁毒法》。个人要以身作则,传递正能量,不沾毒、不吸毒。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毒品问题更是层出不穷,因此,我国禁毒立法还需要时代的发展不断完善,而我国毒品预防教育体系法制化的路还要继续。

  今年来各大娱乐明星吸食毒品的事例也是层出不穷,被捕之后都后悔不已,不过他们却往往给自己找借口说是为了找灵感。吸毒就是吸毒,没有借口可言。况且不久前立法规定:明星吸毒,三年之内不得露正脸。可见他们不仅给喜欢他们的粉丝做了不好的示范,也毁了自己发展的前程。因此,作为公众人物,就要做好带头作用,不要以身作则吸食毒品,也可以定期开展毒品宣传教育,实现自己的名人效应。让自己的粉丝也能做到知法、守法、懂法,并可以带动其他人认识毒品,还可推进我国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的法制化进程。

  吸毒不仅是对自己的伤害,更是对家庭、社会的伤害。禁毒工作不仅关系到民族的繁荣,更关系到国家的繁荣昌盛,因此必须加强对毒品教育的宣传力度,依法禁毒,贯彻和实施禁毒法,保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们要学习和牢记禁毒法中的内容,遵守禁毒法的相关规定,做一名知法、懂法、守法的好公民。

  我国禁毒立法工作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立法就是为了让公民知法、守法、懂法。毒品宣传教育推进了我国禁毒立法的法制化进程。由此可见我国政府多么重视毒品教育预防工作,我国对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法制化路径及探索经历了几个时期的摸索,法制化进程终于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我国现在正处于社会主义发展的转型阶段,各种社会矛盾加剧,毒品犯罪问题也急剧上升。毒品是个暴利行业,很多人通过涉毒犯罪谋取暴利,致自己与他人生命与不顾,危害社会、危害国家。因此,我国还要加强对毒品预防教育的宣传力度,提高人民的毒品预防意识。我国对毒品教育预防体系法制化的探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加强禁毒执法,不断完善禁毒司法。

参考文献:

[1] 高铭暄、马克昌.《刑法学》[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P586

[2] 常崇旺. 传统毒品与新型毒品[J]2011-12-20.P1

[3] 梁宏峰. 我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达百万 吸毒致死2.5万人[N]. 新华网.2003-06-25.P1-2

[4] 卢冠琼.中国政府首次对外发布毒品形势报告:过半吸毒人员为青少年[N].中国青年网,2015-06-24.P1

[5] 丘志馨.完善我国的禁毒立法刍议,《江西师范大学学报》2006年第01期.P1  

[6] 王凌. 国际禁毒公约与我国禁毒刑事立法的发展完善[C],《政法学刊》 1996年01期

[7] 唐德龙.《禁毒法》施行: 良法容情呼唤戒毒社工[J]. 中国社会报,2008.P1-2

[8] 林雯晶、赵舒文.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N]. 人民网-法治频道, 2016-04-07.P1-2
责任编辑:赵飞帆